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机器人AU】【凌李/谭赵/庄季】机器人爱情手册(03-04)

*喜欢给个红心蓝手评论(///▽///)

*存稿放太久已经忍不住了

*发了吧!不管热度和心态了

*正常来说是一天一更,如果热度太低了,朕就要停更几天,缓解一下心态。

*特别不要脸的求热度。


前文:01-02 

桃建国的神奇目录

-03-

 

早上李熏然把背上的卡抽了出来,检查了电是否满格,看到显示出来的百分之100满足的点了点头。

 

伸了个懒腰,才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跑下床,他们机器人不吃早饭,也不洗漱,下了楼就看见凌远拿着手机坐在餐桌旁。

 

桌上摆着他最喜欢的营养饮料,小步走过去,“你怎么起那么早?”

 

凌远看到他放下手机,耸了耸肩,“习惯了。”

 

李熏然哼了一声,拿起饮料喝了一口,发现和平常喝的不一样,比平常喝的更加好喝一点,“你做的?”

 

“嗯,好喝吗。”

 

凌远这个问题其实也是白问的,他自然能感受到李熏然喜欢的情绪,但就是想听他说出来。

 

“味道好好喝啊,你怎么那么厉害。”

 

“那就奖励一个早安吻吧。”

 

李熏然明显一愣,过了几秒凑到凌远身边,亲了一口凌远。凌远把眼里的开心掩盖了起来,佯装淡定的想把人拉到怀里深深的亲一口时,李熏然却红着脸跑了,他奔上了楼,拿着包又奔了下来。

 

“老凌,我走了,晚上见。”

 

他们的进展的确有点快,这点凌远承认,他这样做可能会把李熏然吓坏了。他也承认他刚刚有多么的紧张。凌远喝了一口李熏然剩下的饮料,真是越活越年轻,自己像一个小孩一样,害怕紧张却还是那么期待。

 

不过结局是好的,李熏然亲了他,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并且李熏然的举动透露出他的内心其实已经接受了这段突如其来的婚姻。

 

真是一个令人兴奋激动开心的消息啊。

 

凌远拿着手机回到了卧室,昨天他看着身边的人有点小激动,半夜乘李熏然熟睡,出去跑了几圈,电都没有充满。

 

刚躺下,手机就震动了几下。是他的大学同学庄恕发来的消息,问他结婚后生活怎么样。

 

凌远:不用庄大夫担心,蛮好的。

庄恕:啧啧啧,有没有告诉李熏然你对他的变态一样的关注啊?

凌远:我家然然的好师兄你可不要忘了是谁?

庄恕:哥你不要这样,我还等着你做局,让我见一面季白呢。

凌远:不是,刚还说我对李熏然变态一样的关注吗?

庄恕:哥我错了,是我对季白,你看错了。

凌远:我截图了。

庄恕:哥啊,我错了,我不该拿你开玩笑的。

凌远:下不为例。

庄恕: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凌远:后天。

庄恕:好的哥。

 

以他的性子,突然的结婚,吓坏了医院的不少人,医院还有些爱慕者听说他结婚,心简直是大片大片的碎成渣子,还有的不信邪的到处打听结婚对象。

 

而整个医院也就两个人知道,他的两位好友,赵启平和庄恕。

 

的确按照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因为父母之约而结婚。李熏然是他人生中的意外。在小学他就认识了李熏然,那个时候他和李熏然不同班,一个学习全校前十名,一个天天调皮捣蛋,学习普普通通,两个人根本是两类人,再加上不同班,根本不可能玩到一起。

 

那时候的凌远,却渴望朋友。班上的人看到他都是望而止步。他太聪明了,聪明的让身边的孩子不自觉的自卑。

 

没有孩子愿意和凌远走在一起。就在那个时候他放学的路上看到了在公园踢球的李熏然,他脸上的微笑,是凌远从来没有过的,他身边的朋友,也是凌远从来没有过的。

 

他开始偷偷的关注李熏然,李熏然在哪里踢球,他都会故意的路过好几次。李熏然在隔壁班,也会借着下课偷偷的去看他一眼。

 

可小学毕业了,也没有跟李熏然说上一句话,他过于聪明,可最终被聪明耽误了,说得好听是不知道说什么,说得难听点其实就是不敢。

 

-04-

 

他没有听学校的建议去读那些更好的初中,而是更大多数人一样,由学校来选择学校。李熏然成绩普通自然是上了学校选择的初中。

 

凌远进的是那所学校的重点班,李熏然的成绩中等偏上,体育也比较好,虽然没跟凌远一个班,但也算是一个不差的班。

 

到了初中,凌远也没有和班上的任何人说上一句话,大家都觉得凌远不太好接触,渐渐的就忽视了这个全校第一。

 

李熏然却跟男生们打成一片,一放学就去操场上打篮球,凌远还是跟小学一样,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初中三年他还是没有跟李熏然说上一句话,不过他的默默关注被李熏然身边的好兄弟,赵启平看在了眼里。

 

赵启平平时文文静静的,不过他可是个“两面派”,他打起篮球来,可不比李熏然差到哪里去。只不过他一般不上场,在多次发现楼上的凌远盯着操场上满头大汗的李熏然后,他去向凌远打招呼了。

 

赵启平学习也算全校前几,他自然认识凌远,在学校的颁奖上见过几面,也只有李熏然这个傻子不认识这是谁,“你好啊,全校第一。”

 

凌远自然是知道他的,对他点了点头,眼神又转向了操场上的李熏然。

 

“喜欢李熏然吧。”

 

“没有。”

 

“那就是我的眼神问题了,你的眼里里有着我喜欢他的这四个字。”

 

凌远当时跑走了,他回家的路上,一直在用他天才的小脑袋瓜子想着这一个问题,他喜欢李熏然吗?喜欢,他很喜欢。他想跟李熏然玩,与李熏然说话,和李熏然做很多很多事。


难道这就是喜欢吗?他不懂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既然喜欢,他可不能放过。

 

认清了自己的心,凌远也不再羞愧,他跟赵启平说我喜欢李熏然,你帮我吧。

 

赵启平答应了。初中三年,凌远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就是每天问了李熏然干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从小学就养下写日记的习惯,小学的日记本有两本,一本是给妈妈看的,另外一本上面都是李熏然,他一直好好的保存着。

 

初中也没有忘记这个习惯,也分为两本,一本写着李熏然今天干了什么,一本写了李熏然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还有李熏然一些小习惯等等。

 

高中,凌远进了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赵启平和李熏然一起进了区重点。赵启平帮着凌远看着李熏然,凌远也会没事跑过去看看李熏然。

 

高中的日记记的比较少,几乎和初中的一样,李熏然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而凌远却变了,当一个被放弃的人,又被记起来,都是会变得。他成了校草,女生会借着问问题的理由来和凌远搭话。渐渐的他不像小时候那样被人忽视失去了自信,他渐渐的会跟人交谈,渐渐的拥有了朋友。

 

最后凌远进入了A市最好的医学院,A市医科学院。而赵启平全校前二十的成绩进入A市医科学校。两人没有商量的相遇都吓了对方一跳,在那之后还认识了庄恕,三个人每天在一起互相嘲讽,凌远的性子在那个时候已经和以前形成了反差,连赵启平都说现在去创造机会可以把李熏然吃得死死的。可凌远没有,是他的就是他的,无需强求。

 

当然李熏然也因为体育较好,考上了A市公安高等专科大学,就在A市医科大学附近。

 

凌远有时候会拉着庄恕在李熏然的学校门口望一眼,而赵启平?当然是进去找李熏然了。

 

对此庄恕每次都会嘲讽凌远胆小,暗恋那么多年了还不敢跟人家说话。

 

后来庄恕看到了李熏然身边的季白,他再也不嘲笑凌远了,还会在学校门口拉着凌远等一会儿不要远远的只看一眼就走。

 

赵启平自然是认识季白的,季白比李熏然大一届,是李熏然的师兄,李熏然没事就拉着季白去打球,还介绍给了赵启平认识,后来三个人就一直约出来撸串。

 

凌远比赵启平和庄恕聪明一些提早毕了业进入了工作,那个时候关于李熏然的消息少之又少。他也没有空去看望李熏然,可高兴的事,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李熏然。

 

奇迹也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大概老天被他那么多年的坚持所打动,让他知道了李熏然跟自己有婚约。只是父母一直不肯告诉自己,瞒到了双方都成人已久才告诉他们。

 

 

解释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