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机器人AU】【凌李/谭赵/庄季】机器人爱情手册(05-06)

*喜欢给个红心蓝手评论(///▽///)



 前文:01-02    03-04

桃建国的神奇目录

-05-


凌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他,有李熏然。


他梦见,他曾经偷偷的躲在黑暗里望向李熏然的场景,而现在梦里的少年已经在自己的身边,他已不再求任何了,他很满足。

 

凌远从床上爬起来,他从早上睡到了下午五点左右,李熏然要回来了他要准备一下。

 

晚上李熏然回来,忙了一天明显有点累,凌远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营养饮料递了过去,“累吗?累的话我们今天早点休息。”

 

李熏然喝了一大口,他今天事情比较多,水都没喝几口。猛灌了自己几口,喝完直接递给凌远,这个举动李熏然愣了半秒,随后脸开始红,对上凌远的疑惑的眼神,李熏然结结巴巴的说道,“老凌,你就像一个家庭主妇。”

 

“哦?那我想要预约一下明晚……”

 

凌远停住了,他把手里的饮料放在了一边,步步逼近李熏然。李熏然的大脑闪过一些无法形容的画面,他的心跳的很快,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凌远压在了李熏然的身上,他的气息喷在了李熏然微红的脸上,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李熏然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建国:什么形容词:)】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承认,紧张害怕期待,这些都有。他假装凶狠的吼了一句干嘛。凌远并没有理他而是把他拉进怀里,“洗澡你是想今天洗,还是明天洗?”

 

“啊?”

 

李熏然傻愣的表情,倒把凌远逗笑了。凌远把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不在保持刚刚暧昧的姿势。李熏然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咳了几声,“今天洗吧,那我先上楼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离开的背影,他很想在那一刻说出他心里的话,可说出来的结果,他想谁都知道。现在的李熏然还把他当做朋友关系,对于他的碰触,虽然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但在他刚刚的反应中,李熏然看上去是害羞,内心其实是害怕的。时机还未到,他也不急。

 

凌远喝了一口李熏然刚喝的饮料,又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手机。

 

李熏然下来了,小步跑到凌远身边,刚想跟他说我准备好了。就看见凌远的手机拿的是反的,桌上的空瓶子明显被动过了。

 

“老凌你咋了,你是喝了一口空气吗?还有,你是可以倒着看手机吗?”

 

凌远啊了一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瓶子,又看了一眼手上的手机,对着李熏然尴尬的笑了笑,就把手机扔再了一旁,把李熏然拉了起来就往浴室走。

 

凌远紧张了,李熏然看得出来,他停住了脚步,跳到凌远面前,“老凌,你紧张啊。”

 

“我……”

 

李熏然捂住凌远的嘴,打断了他的话,面露轻松的说道,“别紧张,就洗个澡而已啊。”

 

“好。”

 

浴室里,李熏然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拿出【楼诚机器公司】出品的洗澡盖,递给了凌远,“帮我盖上去。”

 

凌远正看着开心呢,一只白暂的手伸到自己的面前,凌远还愣了几秒,才接过来帮李熏然盖上。

 

【附加广告:楼诚机器公司,最安全的机器公司。这里有最安全的商品,让你安心。防爆炸放潮湿,如果出现以下情况,漏电爆炸等,请联系本公司,一定给你换一个安全安心的机器。】

 

凌远看李熏然已经把衣服都脱了,把身上的衣服一脱,转过身对着李熏然,“帮我也盖一下。”

 

李熏然身为一个警察,警察的心理素质还是有的,裸体这种东西也是见了好多了。他看到凌远裸着也不害羞,拿过盖子一盖上去,就说开始洗吧。

 

李熏然现跨进了浴缸,他的身材不错,凌远已经看了他的腹肌好几眼了。凌远太瘦了,他平常不运动,越来越瘦也只是因为工作。李熏然对于凌远的身材还比较满意,一个家里不是都需要体格强壮。但是作为他这个警察的男人,运动还是要运动的,太瘦弱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06-


洗澡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凌远很清楚的明白他和李熏然现在的关系还不够亲密,他不能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了,可不能把人给吓着了,吓过头了倒霉的是他。

 

晚上,凌远和李熏然躺在床上,现在时间不是很晚,李熏然一沾床困意就袭来了。

 

凌远坐在那看着手机,几分钟后,凌远的身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他把手机放下,转身就看着身边已经睡着的人。

 

“李熏然,这是我那么多年第一次凑那么近看着你。”

 

做惯了旁观人,突然一下进入了你的生活里,还可以待在你的身边,不管最后结局怎么样,凌远想,他都会很满足的接受这个结局。

 

“那么多年过去了,从前我每天都在后悔,明明每天都可以看到你,却每天都在等着让你认识我。”

 

“一直到了现在,你来到了我的生活,我还是后悔,如果早一点让你认识我,现在我们会不会很相爱。”

 

“但是我有一辈子的时间,与你在一起。我等着你爱上我。”

 

凌远说完亲了一口李熏然,这几天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跟李熏然说这些话,一直没找到机会说,今天趁人睡着了,把这些话说出来,心里好受了不少。

 

他把李熏然抱进了怀里,揉了揉他松软的毛发,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早,李熏然是在凌远的怀里醒来的,他从凌远的怀里静静的退出来,尽量不打扰正在睡觉的人。

 

凌远并没有被李熏然吵醒,他坐在床上松了一口气,李熏然转头看了几眼凌远。发现他睫毛挺长,李熏然付下身子,凑到了凌远的脸前,直直的盯着凌远看。

 

凌远的眼睛眨了几下,随后睁开了眼。李熏然被吓了一跳,从床上滚了下去,凌远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但还是关心的下床把人扶了起来,“机器没摔坏吧。”

 

“没有。”李熏然的腮帮子鼓着,明显有点生气,他没想到凌远会突然睁开眼,吓了他一大跳。

 

凌远没忍住,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了李熏然的脸,揉了揉他的小脸蛋,“不气啊,大早上从床上摔下去,可是大吉啊。”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凌远在心里笑道,可他的面部却严肃了不少,“当然,据说是以前人类的说法。”

 

“那我今天可能运气会很好?”

 

“嗯,好了洗漱洗漱,就下楼上班吧。”

 

凌远把李熏然送到门口,突然想到昨晚庄恕的给他发的消息,“然然,今天你下班我来接你。”

 

李熏然虽然疑惑但还是什么都没问的点了点头。

 

庄恕昨晚给他发消息,说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可以开始解决我的了。

 

这次接李熏然下班虽有私心,但主要还是要为了好兄弟的幸福。这次接李熏然去下班,顺便把季白也约出来。

 

凌远叹了口气,他还要找一个正当理由把季白约出来,还不能让李熏然怀疑,他为什么会知道季白。

 

李熏然可是一名警察,侦查能力还是有的,被发现这些年他所干的事情都要交代出去了,时机还没到,现在可不能说。

 

晚上,凌远稍微准备了一下,就给庄恕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在xx警局门口见面,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的庄恕话还没出口就听耳边传来了嘟嘟声,暗骂了几句凌远,还是老老实实的下了楼。

 

夏天的天总是黑的有点晚,李熏然在警局门口站着,他在等凌远,微信上说一会儿就到,他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

 

被同事们的眼光看的有点小生气的李熏然,把自己回家的想法憋了回去。

 

这时一只细长的手伸了过来,手上拿着烟,李熏然向手的主人看去,是他的好师兄季白,也是他的上司,李熏然笑着把烟接过,“怎么,也来看我笑话?”

 

季白拿出打火机,把自己的烟点了,又给李熏然的烟点了,吸了一口,“嗯,很少见到小帅哥等人的,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刚要说话,就见一辆车缓缓的行驶了过来,李熏然一眼认出那是凌远的车。

 

“我等的人来了。”

 

“他是谁?”

 

“我男人。”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