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凌李/庄季】合租日记

OOC严重x3
关键词:世界是一个圆
@楼诚深夜60分 

你们点太的【蚊子】点梗
@_原地踏步.点在木_ 
  

庄恕刚从美国回来,没地方住就被他的院长大人叫去跟季白住。
  
季白,刑警。跟李熏然是好兄弟,而李熏然跟凌远是恋人关系,李熏然一听说季白在找合租,庄恕没地方住,果断打电话,开始联系两人。
  
庄恕去的时候,季白刚从蚊子窝回来,那太阳挺大,把季白晒黑了好多,李熏然都不敢往季白身边站,他真的不想被夸他是小白脸。
  
“你好,我叫庄恕。”
  
“季白。”
  
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就开始自己忙自己的事,两个大男人,也没有女孩子的扭扭捏捏,也没有那么柔弱的需要帮忙。
  
庄恕一个人整理完所有的行李和房间后也没过多久,但是已经到了饭点,庄恕推开房间门走出去,刚想一个人去吃饭,就看见沙发上季白正闭着眼睡觉。
  
毯子也不盖,这个人以为自己不会生病吗。庄恕这样想到,转身去了季白的房间,拿了一条毯子出来。
 
给季白盖上,就要走,沙发上的人倒是醒了。季白揉了揉眼睛,“你要去哪?”
  
“吃饭,一起吗?”
  
“嗯。”
  
两人吃完饭还去散了个步,回到家的时候,季白伸了个懒腰,倒在沙发上,“今天看你忙了一天早点睡。”
  
“你准备睡沙发?”那个房间是摆设吗?还是他影响到他了?
  
“我刚回来,还要整理整理案子。”
  
庄恕了然,点了点头会回了房间。
  
夜深了,季白还开着灯看着面前的一堆纸,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开门声音,疑惑的转过身,庄恕冲了出来,“我去,我看到一个好大的虫子。”
  
“你在逗我?一个大男人怕虫子?”
  
“不是怕,是好大的虫子。大概有怎么大…”
  
庄恕比了一个大小出来,大概是蚊子的大小,季白震惊了。

这个人没见过蚊子吗?
  
“知道蚊子吗?”庄恕点头,季白继续说,“那是蚊子。”
 
庄恕愣了几秒,“那么大?”
  
“是啊,要给你一些驱蚊水和风油精吗?”
  
“好啊。”
  
季白去房间里拿了这些东西出来,递风油精的不知道为什么笑的让庄恕觉得很猥琐。
  
“你怎么笑的那么…”
  
“查百度吧。”说完季白就快速整理桌子上的东西,又快步的走回房间。

庄恕后来查了百度,也知道了季白在笑什么,他也不生气,跟凌远要了季白的微信就加了过去。
  
季白同意的很快,还没睡啊。他想了想给他发了一句话。
  
【我爱中国🇨🇳:风油精很好用,特别是……】庄恕没打完,果然没过多久,季白就冲了进去,震惊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几秒,季白走到庄恕床边,掀开了庄恕的小被子,然后盯着庄恕下身看。
  
“你要干什么?”
  
“我…”季白这才反应过来他被耍了,挠了挠头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跑了出去。
  
庄恕貌似还看到季白脸有点红,看错了吗?他想没有。
  
季白一回来躺在床上,他肯定是看这些废纸看傻了,没错就是这样。
 
第二天一早,庄恕起早了就做了一些早饭,季白头发乱糟糟的从房间走出来。
  
早上的季白和平常的他不一样,平常的季白让人有一种莫名想要臣服的感觉,不由得尊敬这个人。
 
而早上的季白偏傻多一点,他迷迷糊糊的进入了厨房,“我想吃那个。”
  
庄恕挑了一下眉,“坐在那等我。”
  
“好。”
  
乖乖的样子让庄恕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和平温馨的吃完早饭,庄恕先出了门,留季白一个人在家缓冲。

等庄恕走了一段时间,季白这才想起来,他!刚刚好像做了一些很愚蠢的事情。
  
就这样两人和平共处了一年,从刚开始的互相警惕,互相帮助,再到敞开心怀,把对方当朋友,再到不由自主地关心对方,再到后来的互相暗恋,一年了,谁都没有打破这层关系。
  
一年后还是暑期,天气炎热,庄恕懒在家里不想动,季白拿了根冰棍抛开沙发上的庄恕,“喂,你就不找房子了吗?”
  
这个问题季白想了很久,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庄恕,觉得这个人虽然平时有点毒舌,脸也很大,但他饭做的很好吃,也会在半夜他不回来给他打十几个电话,他出去办任务要走几个月,回来他家还是那样,不会像以前回来,面对空荡荡的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灰,也没有人会做着一桌子的菜等着他。
  
但他还是忍不住不想,如果庄恕走了怎么办,他到底是贪图这一份温馨,还是爱上了这个人,这个问题,问他自己他也不知道。
  
“我就在这住下来,不走。”
  
这话让季白放心了不少,他刚紧张的手都出汗了。这不像他,季白知道。
 
“哦。”
  
庄恕看他表情淡淡的,以为他不开心,“怎么?我不走你失望了啊?难道你…”
  
庄恕没有说下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说不下去,他想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是不是这个家要有女主人,可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他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在害怕,害怕那个答案,不是他想的。
  
外人看,就是两个傻子,明明互相爱着对方,却不说。可这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们都在害怕,说出了这一句心里话,如果失败了,他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
  
凌远和李熏然这两个拉线的,看得格外的着急,季白工作晚了,回不去了,李熏然就给庄恕发消息,什么来接季白啊,给季白送饭啊,今天季白心情不好啊,叫庄恕来哄哄,今天季白心情不错,叫庄恕跟季白出去吃吃饭。
  
李熏然不知道,季白心情不好,是因为庄恕忙到无法理他。季白心情好,因为庄恕今天约他吃饭。

时间过得很快,不由得到了春节,这几天警局十分的忙,不管什么城市,这天出事情的情况特别多。
  
这不季白就被叫去执行任务,不能回家和庄恕过节。
  
有人回忆,季队长那天的脸,小孩看一眼,能哭上一年,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也是那天,庄恕在家看着电视吃着零食,等着季白回来过节,他做了一桌子的菜,打算在今天表白。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庄恕也在那个时候接到了凌远的电话,一句季白出事,让庄恕慌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季白还在手术,凌远和李熏然表情都很严肃,李熏然站在手术门前,紧紧的盯着门。
  
凌远也不拦着他,庄恕问怎么回事,凌远只是给他点了根烟,“你知道的,这天发生事故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你不要慌。季白去外地办事,正要回来,就看到一个男的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拿了把刀,面前有几个女人正哭着。街上没什么人,他当时就直接冲过去了,孩子没事,他被捅了一刀。”
  
凌远说的极慢,庄恕听的都快疯了,他不停地告诉自己冷静,深呼吸了几下,庄恕问:“孩子怎么样了,那个男的怎么回事?”
  
“吸毒了,以为有人要把他的孩子杀了。孩子现在没事,那男的也抓住了。”
  
“而且伤的不深,你放心,无大碍的。”
  
“那李熏然…”
  
“他当时在现场,看到了那男的拿刀砍向季白,正要过去把刀踢了,那男的也注意到了,就把孩子扔向了李熏然,李熏然先接了孩子,现在正在自责与觉得自己做的没错的矛盾之中。”
  
庄恕走过去,和李熏然并肩,李熏然瞥了他一眼,他一直没喝水,没进食,声音沙哑地说道,“你来啦。”
  
“季白醒来,只会跟你说,你做的很好李熏然。”
  
“你是一名警察,保护人民是你要做的事。”

“可是……”
  
“没有可是,这里有我和凌远。对不起啦,借你家凌远陪我一会儿,好嘛?你先去休息一下。”
  
李熏然摇了摇头轻声说了一句没事,就转身向凌远走去,庄恕知道李熏然要干嘛也没管,转头看向手术室。
  
希望你没事,我还没表白呢。请你走一下偶像剧的套路,好嘛。
  
庄恕现在想想,偶像剧的套路虽然恶俗了一点,但是如果季白躺在他怀里,一副快要死的样子,他也会立马疯掉,可能也只有哭的能力,然后叫他不要走。
 
李熏然抱住他家老凌,“谢谢你刚刚没有跟我说话。”
  
凌远笑了笑,嘴轻轻的碰一下了他的额头,“嗯,快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
  
李熏然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吃了几口家里的剩菜剩饭又去了医院。
  
季白已经做完手术了,庄恕在里面陪着,凌远在外面等他,李熏然远远的看了一眼这才放下心来,抱住自家男人。
  
“没事没事,不怕不怕。”
  
像在哄小孩,李熏然也不介意,像个小孩一样贴在凌远的胸口,什么话也不说。
  
凌远揉揉他的卷毛,拍拍他的背,安抚着胸口这只大型小孩。
  
病房里,季白正在休息,庄恕在他旁边看着他,他长那么大,谁会知道他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喜欢上也应该是温柔可爱的那种类型,比如李熏然这种的。
  
【凌远:挑眉】
  
这个呢,不温柔,不可爱,还喜欢怼人,没事就吐槽这个那个,也不会笑,开心不开心都很难发现。
  
可他就喜欢上一个这样的人,他的温柔只会对他喜欢的人,他有时也可爱,发发小性子什么的。虽然话说得不好听,可哪一句不是实话,他是不会笑,可他笑起来,真好看。
  
一切都是那么不正常,其实又是那么正常。
  
世界是一个圆的,我总归会遇到一个出乎自己意料的人,然后毫不犹豫的爱上他。
  
兜兜转转一年了,庄恕想他可能真的载在了这个人的手里。
  
“想什么呢?”
  
“想你。”
  
庄恕想也没有想的就回答了,说完才发现人醒了。坐到他身边,“没事吗?”
  
“没事小伤。”
  
“你还有脸说,你看看李熏然被你吓得。”
  
“那你呢?”
  
“吓到差点冲进手术室。”
  
“呵呵。”
  
一个星期后,季白出院了,李熏然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庄恕和他表白了,季白同意了。
  
【卷毛狮子王:远大哥,他们同居一年修成正果,你有何感想。】
  
【厨房里的王:李大然,他们不是很早就在一起了吗?就他们两个傻子不知道。】
  
—The End—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