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凌李】李熏然也要发精神病

*OOC严重x3
*和液液的相爱一年贺文
*别被开头吓到!这是个爱情故事!
*不要认真!不要考据
*脑洞大的一逼
*真的不要考据
*求不考据

——
你被困在过同一天里出不去吗?我叫李熏然,被困在了2018年2月11号。

原因:不详

我只知道我每天会在2018年2月10号23:59分醒过来。
又在2018年2月11号晚上23:59分死去。
然后再醒过来就是2018年2月10号23:59。

死因:不详
只知道在死前会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他一脸悲伤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每次想追过去,都晕了过去。

你可能会问,你为什么会说自己死了,也有可能是穿越回到过去了呀。
每当我在2018年2月10号23:59醒过来,在24:00整我都会得到一份来自于2018年2月11号的死因报告。

好了就和我大家聊到这里了,还有一分钟我就要死去了,大家再见。

2018年2月10号 23:59
李熏然从床上醒过来,他坐起身揉了揉头发,打了个哈欠,“不知道昨天怎么死的,希望死的好看一些。”

他先跑到了厨房熟门熟路的拿了一块巧克力出来,再回到房间,桌上已经有了一张纸,拿起来一看,纸上的内容差点把李熏然呛着。

死于吃巧克力噎死

李熏然爆了句脏话,把手里的巧克力泄愤一样的塞进嘴里,又回到了床上,心想早知道不在那个时候吃巧克力了,真的是吃巧克力一时爽,死后完全成傻逼。

早晨8:00

李熏然从床上爬起来,想往常一样穿好衣服就出了门。

早上8:22李熏然拿着早饭踏进了警局
想往常一一和同事打招呼。

每天都一样,李熏然已经麻木了,他每天都是死去醒来,每天的故事也不会发生改变,而他也做不出任何改变。

一开始他反抗过,希望他的生活会因此发生变化。

而不管他怎么做,怎么弄,都不能阻止他在2018年2月10号23:59死去。

他已经这样过了一年了,详细一点来说他已经过了365天这样的生活了,今天是第366天,他连每天遇到什么人,他会说什么都已经倒背如流了。

能有什么不一样呢。李熏然这样想着,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却在这时李熏然的电话响了。

李熏然一惊,激动的接起了电话。平常人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接个电话都那么兴奋,对于李熏然来说,这是他363天来,第一次不是他自己搞出来的改变。

电话里的是他的父亲,通知他今天下班,回一趟家,有一个朋友让他见一见。

挂了电话,李熏然现在开心的都要飞上天了,表面上却装着严肃,还因为故意装的,别人看的都以为李警官今天心情不大好。

晚上6:00李熏然走进了自己家,他边脱鞋边往里面看,就看见沙发上有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个男人很熟悉。

李爸爸看到李熏然来了笑着叫他过来,李熏然一走过来李爸爸就看着那男人说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李熏然。”说完李爸爸看着李熏然又说,“这是凌远,是第一人民的院长。”

凌远站起来,把手伸向李熏然,“你好啊,李熏然。”

“你好。”两人就握了一会儿,已放开李熏然就坐到了凌远的对面。

他时不时的瞄几眼凌远,越看越觉得熟悉,却说不上来哪里见过。

别看他眼神不在凌远身上,心却在凌远身上,连他爸叫他都没听见,还是李爸爸叫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

迎上凌远担心的目光,李熏然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说没事,这才没有被继续问下去。

晚上8:00
李熏然被李爸爸赶出来送一送凌远,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一路无话,直到凌远车旁,李熏然正还在思考如何不尴尬的说再见的时候。

凌远一个用力把李熏然拉入了怀里,“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李熏然。”

“什么?”

凌远没有回复,抱了李熏然一会儿这才松手,对上李熏然疑惑的眼神,嘴角微微弯起,“今晚我很开心,你也要…开心啊。”

说完看也没看李熏然打开车门就走了,留下李熏然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

一般人听着这话可能都觉得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吧,可是李熏然是一般人吗,他总觉得这个人知道什么,或许这次的改变是因为他,或许今晚他不会死。

回到家里,李熏然还是问了李爸爸要了凌远的手机号。

他还是想在死之前问一问他到底知道什么。

要到了手机号回到房间就发了一句你好过去,没有多久就回了。

凌远:李熏然,来找我问今天的事情吗?

李熏然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李熏然。

这次回复的时间有一点慢,不过还是回了。

凌远:今天我那么奇怪,你不跟你爸要我手机号,我倒是奇怪了。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解释,可是李熏然就觉得奇怪,他这话到让他感觉他是故意表现出那样的奇怪,这样他才会记住他,才会来找他。

事实证明,李熏然的猜想是正确的,凌远现在正对着自己的手机露出了奇怪的微笑。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凌远的身旁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尽力而为。

晚上23:58
李熏然和凌远聊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人说话奇奇怪怪的,感觉在隐瞒什么。

但没办法他就要死去了,刚把手机放下,李熏然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早上8:00
李熏然揉了揉头发,还是什么都没变,果然那个人…不对现在怎么天亮了。

李熏然把旁边的手机拿了出来,2018年2月11日8:00。

那难道昨天他没有死吗…他一下子从床上翻下来,桌上也没有白色的纸。

李熏然傻了一会儿,突然拿出手机打开短信,他昨天和凌远的聊天记录也都还在。

那…那他现在只是被控制在了这个世界吗?

还是…这一切都是梦?他再去睡一觉,醒来可能他又死了呢。想着又重新回到了床上,再醒来他是被叫醒的,听着声音…好像是凌远。

李熏然猛的睁开眼睛,一转头凌远就坐在自己的床边,正看着自己。

“你醒了?起来吃饭吧。”

李熏然并没有听凌远的话,而是警惕的看着凌远,“你怎么在我家?”

凌远脸上带着微笑,他没有急忙解释,而是先把旁边的衣服裤子扔给了李熏然,“天气冷,先把衣服穿好。”

李熏然瞪了一眼凌远,但还是乖乖的把衣服裤子穿好。凌远确认穿好之后,把裤子里的手机拿出来,“你爸看你今天没去上班,我今天又正好在你爸家,你爸就叫我过来看看。”

“你怎么又在我爸家?”
“因为知道你今天会不来上班。”
“你怎么知道!”

凌远没有回答,他对李熏然笑了笑,就拉着李熏然出去吃饭了,李熏然也没有在提,反正他也出不去这个世界,他有大把的时间和他耗着。

两人吃完饭,凌远收拾了一下就走了。

晚上23:58
李熏然躺在床上,他想他明天会不会是2月12呢?或者他死了呢?

还没仔细开始思考,就感觉到一阵头晕,晕了过去。

早上8:00

李熏然看着外面的白云,不用想现在是早上8:00,也不用想他昨天又没死,最最最不用想的是,今天还是2月11日。

对于不死这一点的改变,对于李熏然没什么问题,反正又改变不了什么,每天还是一样的,一样的心情,一样的对话,一样的早餐,一样的天气。

可李熏然没想到,凌远的出现,让他的日子真正的发生了改变。

凌远每天都会来找他,给他送饭,接他下班,约他出来玩,一起去吃好吃的,让他的日子终于发生了改变。

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这种感觉真好啊…

李熏然奇怪过,也问过,但是凌远每次都是笑而不语,李熏然也懒得问了,还记得他刚发现自己的生活变了,永远的停了下来,他是害怕的,后来麻木了,放弃了,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过惯了黑暗的日子突然来了一段光明,他想谁都会珍惜的吧。

后来又过了很久,久到李熏然都不记得了,凌远在一个清晨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是叫他晚上去吃饭,是凌远新发现的一个餐厅,而且叫他打扮的隆重点,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晚上李熏然一身黑西装的开车来到了餐厅,凌远叫他等一会儿,说他马上回来。

李熏然听话的在门外等着,天气有点冷,李熏然也没有玩手机,这个时候红绿灯那头却发出了一声巨响。

随后有不少的惊呼声,李熏然转头一看就看到不少人往那里冲过去。

作为警察的李熏然也没有在那傻站,连忙冲过去,一看是两辆轿车撞在了一起。身旁的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李熏然拿出手机连忙叫了救护车。

李熏然挂玩电话就把被撞的严重的轿车门拉开,准备看看里面的情况,刚拉开车门,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凌远正满脸血迹的躺在里面,李熏然傻了,他想去碰他,却在手指要接近凌远脸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他晕了过去。

“然然?然然你醒了啊!”

是简瑶的声音,李熏然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冲上来紧紧抱着她的小妞,有点奇怪简瑶怎么变的那么热情了。

“怎么了?”
“你已经昏睡两年了,你终于醒了。”
“什么!那…那凌远呢?”
“他…”
“你倒是说话啊!”
“他在你的世界。”

今天是2018年2月11日早上八点
我是凌远,在昨天我把我最爱的人送走了。

【给一段自述┑( ̄Д  ̄)┍】
大家好,我叫李熏然,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那天是2018年2月11号,是我和我爱人凌远在一起的一周年,可在前几天有任务在身,出差去了别市,在2月11号早上24:00,才开车回到了…哦中途出了个意外,记得自己好像是凌晨几点被送进了医院。
后来他们说我就一直在昏迷,但我一直记得自己活的好好的,他们肯定骗我,还骗我说凌远为了进我的世界,让我出来,把自己留在了那,回不来了…
他们一定是骗我的,怎么会有那种世界,凌远又怎么会进得去呢?

大家好,我叫凌远,我有一名爱人叫李熏然,他在2月11日出了车祸,那天是我们在一起的一周年。
后来他精神出了问题,把自己关在了梦里,每天都睡着。
我请了很多心理学的专家,后来我找到了个法子,就是进入他的世界,唤醒他,可这个法子,却会让我再也出不来了。
那个时候的我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
我已经一年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了,我真的好想他。
没多久我就见到了他,还是傻乎乎的样子,不过也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警惕,以为我是他爸请来监督他的。
不过现在他应该觉得我是一个坏人吧?比如我是那个杀他的人之类的?
第一天的见面就是这样的,我本来还期待着第二天,却在晚上23:58分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刺中了我的心脏。
我以为我死了,我却又在2018年2月10号晚上23:59醒了过来。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我的来到让我变成了然然的角色,然然变成了一个路人,这样然然可以出去了。
我明白了,尽管这样我每天也过的很开心,因为我每天都可以见到然然,听到然然的声音,和然然聊天。
后来我创造了一场车祸,目的是为了逼他离开这个世界。结果再醒来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李熏然了。
然然答应我一定要开心。

The End
又名《光》

给你们一个开放性结局
到底是李熏然进去找凌远
还是各在一界想念对方
都问你们啦

【解题】
李熏然是一名警察 后来有一天出了一些意外 让他的神经出了些问题 变成了精神病 开头的第一人称 是他想向外界传递的消息 。
而2.11是他和凌远的纪念日 李熏然想赶回去 却出了意外 导致变成了精神病 而他的思想也永远停在了2.11 他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 他害怕 他反抗 他麻木 直到最后他服了 他放弃了 而他的爱人自然是想要让他恢复健康 所以才花了很久的时间 出现在了李熏然的世界 让他的那个麻木世界变化了
处理一下细节问题
李熏然做什么都有时间 这是李熏然自己创造的时间所以他记得十分清楚
凌远对李熏然说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 和开心 都表明着 李熏然的不对劲
文里尽你所能是李熏然写的 哦应该说文里所有纸都是李熏然写的 李熏然知道自己有病 就创造了一个世界 世界里有一个他创造出来的傻白甜李熏然 所有东西都是他安排的 当然除了凌远的到来 他知道凌远 想把他赶出去 却失败了 但是他不知道凌远的到来只能让他一个人出去 尽你所能的意思是不能把我救出去你就离开吧
为什么傻白甜李熏然看不见自己的死亡过程 凌远却能看见 因为傻白甜李熏然的死亡过程 都被精神病李熏然挡下来了 可以说是23:58傻白甜李熏然下线 23:59精神病李熏然上线 然后承受着痛苦。
傻白甜李熏然和凌远的接触过程 是李熏然和凌远从刚认识到后来在一起的过程。


【为什么不是2.11号而不是今天
我tm寒假脑子过伤掉了
以为一年362
:)最近才想起来365
尴尬】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