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凌李】医生和警察就是要在一起好久好久(一发完)

*OOC严重x3

*三生三世梗

  • 第一世:修医修远x武力值爆表然

    第二世:人鱼远x捕快然

    第三世:你猜

*联文“歌词中的楼诚”看完能猜出哪首歌算我输,最后有提醒

*全文字数1w+ 我真的是拼命写了 啧

*第一世凌远视角 第二世李熏然视角


第一世  

  1.
  凌远是凡间来的凡人,他在凡界是一名郎中,救了不少人,才得以飞升成仙。
  
  到了仙界,还是做起了原来的职业,只不过是从救人变成了救仙。
  
  他这才知道原来神仙也会生病,只不过他们的病叫做心魔,其实也就是凡界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病,不足为奇。
  
  他刚开医铺的时候,本来神仙就很少生病,这不他又初来乍到,几乎是没有客人的。还好,仙界没有金银之说,要不然他得亏死。
  
  到了这,可真的是免费救死扶伤了,也不能说是免费,起码在各个上仙里混个眼熟。
  
  凌远看了看,天已经暗了下来,他也该打道回府了。就在这时,一个人直直的摔到了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桌上,桌子都因为他直接碎成了七八块。
  
  凌远阴着脸的把人抱了起来,作为郎中,可不能因为摔坏了自己刚做没多久的桌子,就见死不救。
  
  回到府上,凌远把人放在床上,走的急了,没仔细看,以为只是施法,把自己转移了地方,这才摔在了自己面前。
  
  现在一看,这人全身是伤,可这是仙界,现在的仙可不会被人打的满身是伤,还晕了过去。
  
  凌远把了把他的脉,发现这人心率不稳,看来是受了重伤。可这个人身上一点仙气都没有,是一介凡人啊。
  
  区区凡人居然来到了仙界,这……
  
  他到底是救了个什么样的人啊。
  
  2.
  
  凌远以前遇到过这样的伤,只是没有伤的怎么严重,幸好他现在成仙了,认识了一个炼丹的小子,前几天给了他几颗救急丹药,说是可以救凡人的命。
  
  仙界是用不到这个丹药的,做出来放着只能做装饰。
  
  一开始凌远还觉得挺大方的,居然送他这种好东西。后来一想,这小子是用不着,放在那碍事才给他的吧。
  
  凌远掏出那几颗丹药,抱着可能有用的想法就给人塞进了嘴里。
  
  凌远等到天都亮了,那人还是没有醒过来,叹了口气,这药看来是没用,这人必死无疑啊。
  
  想明白了,凌远也出去准备做一个新的桌子,上次用的是紫宸仙子给他的木头,这次他要去找个硬一点的木头。
  
  就在这时,凌远还站在门口想去哪家仙子家要,就见背后传来了动静。一转身,就看见有人扶着他家的门框,一脸虚弱的看着他,看上去随时都要倒在地上。
  
  “你没事了。”
  
  “嗯…”只吐了一个字人就倒在了地上。凌远愣了几秒,赶忙把人抱到了床上。
  
  这人身体现在怎么弱,还要站起来,这真的是不想活命了吗?
  
  下午,李熏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围一股药香味,像极了小时候奶奶给他煮的中药味,不过这个味道很好闻,一点都不像奶奶煮的有一种苦味。
  
  “你醒了?”
  
  “嗯,你是?”
  
  “我叫凌远。”
  
  “你好啊!我叫李熏然。”
  
  凌远向李熏然挑了挑眉,这孩子不是应该身体虚弱,说不动话吗?怎么这语气,感觉有很多力气呢。
  
  “你受了很重的伤,这是怎么了?”
  
  凌远刚问完,刚刚脸上还有红晕的孩子,因为他的问话,立马变得警惕起来了,“这是哪?”
  
  凌远沉思了一会儿,还是老老实实说了,“这里是仙界。”
  
  “仙…仙界?”李熏然刚刚脸上还都是防备,下一秒就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
  
  “嗯对,孩子。”
  
  “我死了?”
  
  凌远双手交叉,想了想回复道:“你应该没死,你身上还有人间的气息。”
  
  “哦。”李熏然瞬间放心的拍了拍胸口。凌远本还想说些什么吓一吓这孩子的,被他这一幕逗笑了,顿时没有吓他的心思。
  
  “我明天,就把你送回去。”
  
  3.
  
  凌远是真的打算让李熏然第二天就回去的,可计划永远改不上变化。
  
  李熏然的伤加重了,如果强行过界,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去。
  
  而加重的原因,也实在是让凌远无奈。家里突然来了给丹药的那小子,那小子是萧家的小儿子,平时就喜欢玩丹药,和他父亲倒是很像,名叫萧小。
  
  凌远第一次知道这名字,还特地问了为什么,萧小还一脸自豪的说,他是全家最小,所以叫萧小。
  
  萧小的年龄的确也对得起全家最小,也才仙龄两百出头,换算成凡人的年龄,也跟李熏然差不多大。
  
  因为年龄相近,两人聊的也十分的开心,这不这两人突然就说起了,儿时的玩意。萧小是萧家的小儿子,最受宠爱,也被保护得很好,儿时根本没有玩过同龄人该玩的东西。
  
  都是玩两位父亲剩下的东西,或者上头几位哥哥不玩的东西。
  
  所以几乎没啥可玩的,然而李熏然就不一样了,凡界家里官做的是挺大的,但因为从小就野在外边,知道很多民间游戏。
  
  一说到这民间游戏,这两人就玩了起来。凌远不放心就在旁边看着,他凡界的年龄可不小了,哪会跟着两孩子玩儿时游戏。
  
  他实在不太放心李熏然的身体承受的住吗,这才刚好几小时都没有。
  
  当然凌远也没有告诉萧小,是用着他的丹药治好了李熏然。
  
  两人先玩了一二三木头人,出事也就出在这里,萧小一开始并没有和李熏然有多大的身体接触,感觉不到李熏然身上的凡人味道。
  
  当李熏然去拍萧小肩膀的时候,萧小没有任何思考的,就一脚踢向了李熏然。
  
  不仅把凌远的房子踢出了一个洞,还把李熏然踢晕了。
  
  这下好了,本来明天就可以回家的李熏然,这可得被推迟起码一个月,最恐怖的是…李熏然是凡人的事情暴露了。
  
  萧家可是仙帝的得力助手,只要萧家管事的那位知道有凡人混进仙界,还是莫名其妙的进入的仙界,必当重罚,没有个魂飞魄散,根本出不去。
  
  谁叫仙界有明确规定,凡人不可入仙界,入者重罚。更何况,他还要背上私藏凡人的罪名,他也逃不过惩罚的。
  
  这下可把凌远难为住了,他是凡人过来的,自然是帮着凡人的,跟何况他对李熏然挺满意的,真不想把他交出去,让他魂飞魄散什么的。
  
  不交,如果发现,他也…
  
  “萧小,你可千万不要说出他是凡人的事情啊。”
  
  萧小的面部表情也有点严肃,他看了一眼凌远,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李熏然,叹了口气说:“我当你是朋友,这人我也挺喜欢,这事我必当不会说出去的。”
  
  4.
  
  李熏然的伤在神仙眼里并无大碍,但如果放在凡人眼里,已经严重到可以嘱咐家人准备后事了。
  
  背上的脊椎几乎都碎了,轻轻一碰李熏然他就疼的嗷嗷大叫。凌远看到这幅模样有点内疚,都是他不好,没有想到萧小发现李熏然到底会发生什么。
  
  萧小回去拿丹药,他有段时间沉迷给人做药,家里可有不少,等做完了,才想起,这么大块地点,可是一个凡人都没有。
  
  拿了一个可以让骨头都变回原样的丹药,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去。
  
  这不刚到李熏然已经疼得晕了过去,凌远一愣,赶忙把萧小抓过来,把丹药拿了出来,就给李熏然喂了进去。
  
  “凌远,你怎么急做什么,他如果真死在了这里,我们两也都不用隐瞒,直接给他送回人间,埋了就好。”
  
  凌远把药和水一起喂给了李熏然,听到这话转头怒视着萧小,“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神仙吗?因为他们有这无限的生命,就把生命看的不起眼。”
  
  萧小在旁边不说话,现在的凌远已经暴怒了,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过了一会儿,床上的人就睁开了双眼,本来双眸已经警惕了起来,这不撇到了床边的凌远,又放心下来的睡过去了。
  
  “这人…是不是喜欢你啊?”
  
  萧小看到这幕在一旁调侃道。
  
  凌远没有理旁边的萧小,而是自顾自的又去忙自己的了。
  
  萧小待在这有点无趣,凌远这个人又不跟他说话,跟他说话的晕过去了,看天色也晚了,也就回去了。
  
  晚上,凌远给李熏然把被子盖好,人已经没事了,只不过因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得需要补补觉。
  
  凌远坐在床边看着李熏然的脸,你都如此信任我了,我哪敢把你交出去啊。
  

   5.
  
  休息了将近半个月,李熏然身上的人气越来越重,凌远怕再拖下去,仙帝就会知道仙界有凡人的事。
  
  这不,今天就带李熏然来了过界的地方。
  
  “李熏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我怕你再被打进仙界,救的不是我。我怕我再见到你,我会舍不得你。
  
  “嗯,我会想…”
  
  “站住,凌仙医,你在做什么啊。”
  
  听到这声音,凌远一把把没有反应过来的李熏然推进了桥里,等仙门关上,凌远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没干什么。”
  
  那人被凌远气着,却不怒反笑,向后面的士兵比了比手势,那些士兵就冲到了凌远的身边,用仙绳把凌远绑了起来。
  
  这种绳子是专门针对神仙的,会仙法的仙犯根本不可能挣开绳子,不过这种绳子对凡人无效。
  
  “呵,凌仙医,你在劫难逃,跟我们回去见仙帝吧。”
  
  “我都走到这一步了,根本没打算逃。”
  
  凌远早知自己只要打开仙门,就会引来士兵,可没有想到的是,仙帝不仅预料到了,还让昆家的人来了,凌远和昆家的大少爷结过仇,跟何况萧家和昆家可是对家。
  
  不过,来抓他的不是昆家的大少爷,昆尹,是小少爷昆林。如果是昆尹来抓他,他可能都活不过见到仙帝。
  
  他被昆林抓到了仙帝面前,看着上位人严肃的表情,就知道这次应该是在劫难逃了。
  
  “凌仙医,你知道自己救的是什么人吗?”
  
  “启禀仙帝,属下不知。”
  
  “哦?不知?你救的乃是李家遗孤,竟敢就这样被你推下凡界?”
  
  李家是当年争夺仙帝位子时,唯一一家打赢了现在的这位仙帝,本该是李家称帝,却不知为何李家在一夜之间被灭门了。只好让排名第二的现仙帝顶替了。
  
  有人怀疑过是现仙帝搞的鬼,但这样说的,都被仙帝打入了轮回。
  
  从此无人再敢这样说。
  
  “这…属下的确不知。”
  
  仙帝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步伐极慢的走到了凌远的面前,凌远背后已经湿了,仙帝的威压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
  
  “呵,你还知道我是李家的遗孤啊?”
  
  就在仙帝要靠近凌远的那一刻,李熏然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凌远的面前。
  
  仙帝一愣,随后冷笑一声,“你到自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是啊。”李熏然睁着他那纯净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仙帝,下一秒李熏然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剑,一下次插入了仙帝的体内。
  
  “没有的,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仙帝还没说完,下一秒就倒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熏然。
  
  “是吗?”李熏然蹲下来看着仙帝,“当年,你暗算我父亲,却留下了一把剑还记得吗,那上面有这我们全府上下几千人的怨恨,现在就是那全府几千人来找你算账了。”
  
  仙历5018.3.26,仙帝驾崩。
  
  6.
  
  凌远感觉一切都在做梦,他上一秒还在生死的边缘线,下一秒就被这个捡来的少年救了命。
  
  望着死死抓住自己衣领的少年。
  
  凌远笑了,活了都那么久了,居然在升仙了才知道什么叫幸福。
  
  可不就是他一个拥抱。那软软的抱着自己的身子,让刚刚快速跳动的心,一下子平复了下来。
  
  后来啊,李熏然被凌远带了回家,回归了他们原来的生活。当然除了李熏然被仙臣们全票通过称帝。
  
  只不过李熏然不想住在自己的仙宫,就想住着凌远这破地方。幸好李熏然会驾云,要不然可得天天迟到。
  
  这不,天刚亮凌远就醒了过来,推了推缩在自己怀里的李熏然,“然然,上朝了。”
  
  “不上!天天看那群老头子,烦都烦死了。”
  
  “然然乖,得上朝了,要不然又要被骂不务正业了。”
  
  “我怎么不务正业了,我天天都跟在你身边学各种草药。”
  
  口上说着不起,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爬了起来,李熏然满脸都写满了不高兴,凌远叹了口气,每天早上都要闹这个,把人抱进亲了亲李熏然额头,“别不高兴了嗯?”
  
  “嗯。”
  
  7.
  
  萧家自从李熏然登(ji)了,也一直帮着李熏然管理朝政。萧小本来就对李熏然很有好感,那天他正好跑去找凌远,发现李熏然也在,就随口一问,“你们这是在一起了?”
  
  “嗯。”凌远回道,李熏然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的。
  
  “谁表的白?”萧小喝了口水继续问道。
  
  这倒把两人问住了,他们俩自从那天后,关系就发生了变化,神奇的事谁都没有奇怪这种变化,好像本该这样。
  
  萧小见两人都沉默,就以为害羞也没有多问,换了个话题和李熏然聊了起来。
  
  说起李熏然,当年可把凌远和萧小骗的好苦。其实李熏然的妈妈是凡人,父亲是神仙,那个时候的仙帝不介意仙人合一,所以李熏然身上自然带着些凡人的气息。
  
  那天他去找仙帝复仇,却被仙帝早已料到,并且当场就把他抓住了,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自己转移了一个地方。
  
  这不就碰到了凌远,李熏然昏迷前想着,这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要是做什么看来自己这下是必死无疑了。
  
  幸好,凌远不仅没对自己做什么,还把他救了。
  
  只不过自己的仙力暂时使不上了,无法使用仙力,自己凡人的气息都跑了出来,他们会以为自己是凡人也正常。
  
  也正好合了他意,在这养个半个月左右,他的仙力也就恢复了,而他恢复的那天,就是仙帝的死期。
  
  可还没高兴太久这人居然要送自己回去,吓得李熏然赶忙想对策应付,既然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凡人,那就按照他们的想法,让他们发现自己凡人的身份,以神仙的性格必定会打伤他。
  
  就这样李熏然利用了萧小使自己在仙界多待了半个月。
  
  等到自己仙力恢复了,本想在仙门那里就说清楚的,可是凌远手太快了,还没等他说话就把他推了下去。
  
  李熏然一下去就想到凌远要自己一个人面对仙帝,吓得直接飞了回去,这不一上去就被仙帝的走狗抓住了,那绳子对凡人没用,他装作被抓的样子,被送上了仙宫。
  
  一到仙宫,李熏然就两三下解决了士兵,先跑去了仙帝的藏宝阁,他的剑在他去杀仙帝那次被抢走了,没那剑,现在去也是送死。
  
  幸好他来的快,幸好他没事。
  
  幸好他也爱着他。
  
  他知道在那半个月的相处中,两个人都在不停的改变,他最开始对凌远的想法,与现在的全然不同。
  
  相信凌远也是这样的,所以谁也没有想对方表过白,两人心里都有数,都疯狂着爱着对方。
  
  那晚,萧小一走,李熏然就望着凌远说,“我们来玩一二三木头人吧,你站到那里去。”
  
  凌远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站了过去。等到李熏然站在自己的后面,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凌远转过身刚想说你赢了,李熏然就吻了上来。
  
  凌远愣了一下,随后加深了这个吻。一吻过后,凌远笑着把人揉进怀里,“我爱你。”
  
  “我也是。” 

   第二世
  1.
  传说,在海的深处,有一群没有人见过的生物。它们有着婀娜多姿的身材,和美妙动听的声音。刚开始,人类并不信任它们,甚至害怕它们,因为它们有这长长的鱼尾巴。
  
  直到后来,这群生物开始帮助人类捕捉鱼类,这才让人类放下警惕,并称呼叫他们为人鱼。
  
  可惜好景不长,人类中的贵族贪婪人鱼的美丽,把它们抓回去当成装饰品放在家里,或者直接让它们变成了奴隶。
  
  同时,还传出吃人鱼就可以长生不老,这下人类开始大肆捕捉人鱼,这也开启了人类和人鱼的大战。
  
  战争打了五年,双方双亡都非常严重,只好休战,签订了和平协议。并且划分了土地,人类只要一踏进海洋,是生是死就归人鱼管了,反之,同理。
  
  李熏然从小听着这事长大,家里的父母每年都会告诫自己几百遍不要去岸边,听得他都烦了。
  
  他是县里的一名捕快,帮助衙门打击罪犯,宣扬正义。武功也不差,比武上从来也没有输过,这也是一件让李熏然十分得意的事情,一说到武功,李熏然就要扬起下巴,骄傲的说,“要不要跟我比比?”
  
  这欠揍的模样,谁看的谁都手痒,可惜谁都打不过他,但又因为李熏然的正直善良,也并没有多少人因此而恨他,对李熏然大家都挺喜欢的。
  
  这不,今天李熏然一出家门就看到一个小偷,居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他的面,做这种事情,说着李熏然就向那小偷追了过去。
  
  那小偷轻功倒是不错,李熏然一时半会还真追不上,这下李熏然可认真对待起这名小偷了,遇到这样的罪犯,李熏然干劲也十足,就这样两人起码跑了五六条街。
  
  那人跑到了海边,李熏然的步伐慢了下来,他赌这人是不敢往海里跳的,那下面可是有人鱼看守着。
  
  不往海里跳,这人只能被他抓住,带回衙门了,不管走哪条路都是死,还不如被他带回衙门,起码只是被打个几板子,跳海那就是真死了,而且还会死的特别凄惨。
  
  李熏然还没走到他旁边,劝他跟他回去,那人就转身跳进了海里,这可吓到了李熏然,令人惊讶的是,李熏然也跟着他跳了下去。
  
  李熏然不是想抓住他,他是觉得现在他抓住他,往上游,还能救下一条人命。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了李熏然的意料,那人游到了看守人的旁边,那两条人鱼不仅没有抓他,反而抓住了李熏然。
  
  这下李熏然一下子明白了他上了这个人当。
  
  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小偷,只是人鱼的走狗,专门帮人鱼做事,他误打误撞的以为他是小偷跟着他,没想到那人反应也迅速,竟然把他引进了海里。
  
  这下真的完蛋了。
  
  李熏然被两条人鱼重重的揍了一顿,因为在海里他根本无法反抗,只好咬牙让自己不叫出声。
  
  被打的地方虽然都不是致命的,但是在水里,李熏然渐渐的没了力气,头也有点晕沉沉的,没过个几秒,李熏然就晕了过去。
  
  2.
  
  李熏然以为自己死了,他梦到了好多,梦到娘亲在家里哭晕了过去,梦到父亲多次带人准备去海里寻他,可大家都不敢往下跳。
  
  还梦到了朋友们,有多次想下海找他,可都被拦了下来。
  
  看来他真的要死了,要不然怎么会梦到这些呢。
  
  “你还没有死。”
  
  这个声音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把李熏然从梦境里拉了出来。他睁开眼,入眼的是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
  
  “你是谁?”李熏然还有点迷糊,傻傻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凌远把旁边的衣服扔给了李熏然,“我叫凌远,你现在海里的深处,也就是你们所谓的人鱼生存的地方。”
  
  听到凌远的话,李熏然才想起自己被人鱼打晕了,那他不应该死了吗?
  
  凌远像是看出了李熏然的疑惑,“人鱼王不知道为何要你活着,把你扔到了我这里。”
  
  人鱼和人不一样,但他们都会受伤,自然都需要人医治,凌远就是专门医治受伤的人鱼的。
  
  李熏然明白的点了点头,刚刚脑子迷糊,还没认真的瞧凌远,李熏然上下看了看凌远,发现人鱼的确像是传说的那样,他们有着令人羡慕的身材,和让人惊叹的外貌。
  
  凌远长的算是人鱼里出众的,每天都有雌性人鱼跑到凌远这来装病,希望被凌远看上。
  
  只有凌远自己知道,他对雌性没什么兴趣,对雄性倒是蛮感兴趣的。
  
  “那人鱼王怎么处置我呢?”李熏然感叹完凌远的美貌,这才想起自己的生死问题。
  
  “王没说,不过你怕不是很难回到地面了。”
  
  “什么?”
  
  “我猜王的意思是怕是让你生不如死。”
  
  3.
  
  那晚,李熏然没有再说什么,他的眼中带着泪,却坚强的没让他流下来。他的神色悲伤,好似在怪自己为什么不听家人的话,跳进了海里。
  
  这下,连家人都见不到了。
  
  凌远觉得这孩子的情绪可能会一直这样,没想到第二天李熏然就恢复了正常,变回了那个活泼善良的李熏然,凌远有点好奇,是什么使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李熏然的脸上露出微笑,“既然注定是死,那就要好好的对待每一天。不过千万别让我遇到那个走狗,我不能好好的活着,他也别想好好的。”
  
  凌远一愣,随后摸了摸李熏然的头发,“嗯。”
  
  那天,人鱼王召集了凌远,问凌远此人怎么样了。
  
  凌远想了很久,如实交代,“身体已恢复。”
  
  人鱼王挑了一下眉,“那就把他带到我这边,我要让它生不如死。”
  
  按照以前凌远必定不敢违拗王的意思,可这次凌远却说,“王,臣想把此人留在身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人可以为我们所用,他在地面上很得人类的喜爱,并且武功很好,这次被抓也是因为在水里。只要让他的心想着王你,他比的上王收服的任何人类。”
  
  凌远难得说那么多话,人鱼王思考了一下,觉得凌远说的话也在理,加上他一想很宠爱凌远,没等凌远在多说什么,就答应了凌远的要求。
  
  出了宫殿,凌远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留下那个少年,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次要求被王拒绝了,那少年会活的生不如死,他也躲不掉王的惩罚。
  
  幸好王答应了他的请求,让他留在了自己身边。
  
  4.
  
  凌远回去就把这事告诉了李熏然,李熏然为人正直,最讨厌的就是人鱼的走狗,跟何况自己这次就是被走狗害的,跟不可能让自己变成走狗。
  
  一开始李熏然还劝凌远把自己送过去,大不了就是一死。
  
  “如果你还想活着见到你的父母,你还想活着踏上那片土地,你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
  
  “你说我只要做你们的走狗,就可以见到我的父母?”
  
  “李熏然,我的意思是叫你假降服,等到上了岸了,你就走吧。”
  
  李熏然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还是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凌远其实也想知道这个问题,只要李熏然哪一天真的回到了岸上不回来,人鱼王自然不会大费周折的去抓一个人类,而最后死的只有他。
  
  他为何要这样去救一个人类,还是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周的人类。
  
  “缘分吧。”
  
  过了大概一个月,李熏然的伤彻底养好了,凌远带着李熏然去了王宫,准备投靠人鱼王。
  
  “你确定要为我所用?”
  
  “是的。”
  
  “把这药吞下去,我就让你加入我们。”
  
  凌远一早就猜到了人鱼王会这样,他教了李熏然一个办法,可以让那颗药停在喉咙边上,怎么看都是吞下去了。
  

   人鱼王看李熏然老实吞下去了,赞许的看了一眼李熏然,“很好,你以后就是我们人鱼这边的人了。”
  
  等到出了宫殿,李熏然把药丸给吐了出来,还好这个人鱼王没让他怎么说话,要不然就暴露了。
  
  “我向王请求过了,你以后就住在我这里了。还有在外面都要尊称他为王,可别让其他人发现了,你的秘密。”
  
  李熏然点了点头,就和凌远边说边笑的回到了家里。
  
  一开始人鱼王还不敢李熏然上岸,都是帮他跑跑腿一样的工作,李熏然接受的很快,就这样过了一年。
  
  凌远和李熏然也这样生活了一年,凌远的工作不繁忙,只是帮那些人看看小病,没事的时候就窝在家里研究丹药。
 
  李熏然就不一样了,他每天都在被人鱼王差遣,干的全都是小事。
  
  每次李熏然回到家就会抱怨,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然后就躺在凌远旁边睡着了。
  
  5.
  
  又过了一年,这下人鱼王已经完全信任了李熏然,李熏然也开始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不过他还没有做一些得上岸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待久了除了想念父母朋友,他一点都不想走,要走的话他想带着凌远一起走。
  
  李熏然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为什么,有一天李熏然那天正好空闲,窝在凌远的床上,本来想好好睡一觉,却怎么都睡不着。
  
  只好起来坐到了凌远的边上看凌远做药。
  
  “凌远问你个事啊。”
  
  “什么事?”
  
  “你有喜欢过人吗?”
  
  “没有。”
  
  “那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不知道。”
  
  李熏然嫌弃的看了一眼凌远,“你咋什么都不知道啊。”
  
  凌远反问道,“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李熏然哼了一声不管凌远了,跑到一边去玩凌远的药材。
  
  看着李熏然气鼓鼓的脸,凌远忍不住的说,“你可以去问赵家那小子,你和他关系不是很好吗。”
  
  李熏然本想说不去的,要让凌远知道他是有脾气的,可最后李熏然还是没有忍住的跑了过去。
  
  “平平!平平!你在家吗?”
  
  “在在在,别吵。”
  
  “平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赵启平把李熏然带进来,就跑到自己做的粉红色沙发上坐好,他人鱼最近在换皮本来是不想见人的,可李熏然作为一个人类,加上是好朋友,他只好破例让他进来了。
  
  赵启平是一条漂亮的人鱼,他的鱼鳞都是全海里最好看的。
  
  赵启平和凌远是两种人鱼,凌远喜欢一个人平平静静,所以他有一股安静的气息,和凌远带在一起,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就会让李熏然很舒服。
  
  赵启平就和凌远是反的,他带了一股诱惑,甚至你觉得他是一个安静严肃的人鱼的时候,他就会展现出他的另外一面,你觉得他妖艳美丽的时候,他会给你看他安静的一面。
  
  本来李熏然不想和赵启平做朋友的,他看不透这个人,后来又被赵启平的真性情所诱惑。现在,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赵启平一愣,随后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没烧坏啊,你别告诉我你喜欢上一条人鱼了,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喜欢?”
  
  李熏然本想反驳,后来一想,好像是这样,向赵启平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没错。”
  
  “李熏然,你脑子烧坏了吧,本来人和人鱼就有这矛盾,让王知道还有人鱼和你有一腿,哦有一尾巴,你和那条人鱼都得死。”
  
  “你先别着急啊,你先告诉我什么是喜欢。”
  
  赵启平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就是你满脑子都是他,心里想着的也是他,每一天都想和他一起过,想和他拥抱亲嘴,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李熏然傻了,他满脑子都是凌远,满心里想的也是凌远。
  
  “我好像喜欢凌远。”
  
  赵启平惊讶的看着李熏然,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居然还有人喜欢凌远这个闷葫芦。”
  
  “你说什么?”
  
  “没什么。如果你真的喜欢凌远的话,王怎么喜欢凌远,应该会放过你们。对了,你要不先表个白?看看凌远喜不喜欢你。”
  
  就这样李熏然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家,凌远正在看一本丹药的书,他走过去躺在了凌远的边上。
  
  “怎么了?一回来就给我看脸色。”
  
  “凌远,平平说,喜欢就是满脑子,满心里都是他。”
  
  “然后呢?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我看上你了。”
  
  6.
  
  凌远不敢置信的看向李熏然,忽然从旁边拿出一个指环,递给了李熏然。
  
  “这是什么?”
  
  “我用我掉的鱼鳞做的,送给你。”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表白呢。”
  
  “在人鱼这里,互相喜欢就会互送自己的鱼鳞。”
  
  李熏然懂了凌远的意思,开心的把指环戴在了自己手上,跟自己的手指完美的契合,奇怪的看向凌远,“你什么时候做的啊?”
  
  “好久之前。”
  
  “你喜欢我多久了啊?”
  
  “好久了。”
  
  李熏然切了一声,从凌远身边起来,他把自己刚来的衣物找了出来,找出来一块玉佩,递给了凌远。
  
  “我娘给我做的玉佩,说我找到喜欢的人,就送给他。”
  
  7.
  
  李熏然和凌远互相确定了关系没多久,人鱼王就召见了李熏然。
  
  等到李熏然回来,就跑到凌远身边,抱住了他。
  
  “怎么了?”
  
  “王给我了个任务,我可以回地面了。”
  
  “嗯。”
  
  “可我舍不得你。”
  
  凌远亲了亲李熏然的额头,“上了地面,就别回来了。”
  
  “你怎么办?”
  
  “等我,我会来找你的。”
  
  到了第二天,李熏然就上了地面,他并没有帮助人鱼王做事情,而是先回了自己家,见了父母。
  
  娘看到他抱着他又哭又笑,父亲也难得露出了笑容。
  
  他又去见了朋友,朋友们把他围的死死的,又问又那的,还把他带去了他以前最喜欢吃的小店。
  
  晚上,他一个人跑到海边,现在就只有一个人,他的脑子里从踏入地面的那一刻,都是凌远。
  
  不知道凌远现在怎么了,好不好,他说他回来的又怎么来。
  
  凌远知道,只要李熏然在天黑前没有回来,他必死无疑。人是他担保的,人鱼王肯定会拿他的命来赔李熏然的命。
  
  他也知道一定会有一天李熏然会去地面,然后再也不回来。
  
  他父母早就死了,他也没有什么在意的东西,如果没有爱上李熏然,这次送他走后,他死也没什么的。
  
  可他爱上了李熏然,他知道要陪李熏然继续走下去,就得付出点什么。
  
  他们家世代为医,他的父亲曾经研究过让人鱼变人的方法,只是那个时候战争打响,人鱼王知道他父亲的研究,连一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就把他杀了。
  
  幸好东西留了下来,他也因为是整个海底世界唯一会医术的,这才得到了王的宠爱。
  
  他把刚做出来的药吞了下去,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药失败,他死,二是药成功,他活。
  
  李熏然等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他坐在这看着这片海,才想起,如果他走了,人鱼王是不会抓他,可人鱼王会对凌远下手。
  
  他有想过下海接凌远,可那是海里,他不仅接不到凌远,还会把自己送进去。
  
  他的父母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着,他不能给了他们希望,下一秒又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死了。
  
  他不能冲动,他要相信凌远,他说他会来的,就会来的。
  
  8.
  月亮都快走了,李熏然等的都快睡着了,等的都要疯了,他终于看到海上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李熏然急忙跑过去,果然是凌远,可是他的鱼尾巴没有了,变成了两条双腿。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李熏然问,凌远就晕在了李熏然身上。
  
  从此,海里少了一个医师,陆地多了一个郎中。
  
  你问我人鱼王是什么心情?
  

  答曰:吃屎的心情呗。


第三世

  1.
  
  “对不起,作者没啥想写的歌了,没有第三世,嘻嘻。”
  
  2.
  
  解释一下
  我隔了那么长一段时间
  发现啊!爱情是相互的,相互宠爱,相互包容,为了对方会做任何的事情。
  李熏然喜欢凌远
  不止是凌远单方面付出
  李熏然是可以拿起剑 冲到凌远的面前
  变成他的一个英雄
  如果你觉得凌远可能受了
  …嗯 嗯…那我也没有办法

  3.
  
  本来是真的有第三世
  但我真的写不动了
  最近混漫威
  坑也是有的
  我原创还有几个坑
  一天要写贼多字
  然后我
  生病了
  去了一趟南京累死:)
  回来就倒下了:)
  真的写不动了:)
  
  4.
  
  最后
  请给我一个爱的心心好吗
  这一万字写得我够呛
  
  5.
  
  哦第一世是一首歌
  第二世也是一首歌
  提示一下
  第一世多看细节
  第二世把He的故事反过来看成Be
  
  反正我自己看是猜不出来的
  嘻嘻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