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沙李】命中注定

小甜饼 我遇你❤
李达康怎么可以那么帅

OOC严重x3


———
李达康今天得一个人回家了,他的秘书今天老婆生孩子,李达康就让他开着自己的车去医院了。

他站在市政厅门口准备叫一辆计程车回家。

沙瑞金刚走出来就看见李达康站的笔挺一动也不动,“怎么还没回家?”

李达康看到沙瑞金明显一愣,随后笑道,“车借给秘书了,只好叫计程车回去了。”

“如果…李书记不建议可以做我的车回家。”李达康没想到沙瑞金会那么说,连沙瑞金本人都没有想到他会那么说,可能是…顺路吧。


李达康坐上了沙瑞金的车,他们两坐在后面,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起。


沙瑞金面无表情的把手放到腿上,“今天侯亮平调到汉东当局长这事惹你不开心了?”


李达康手还照样的放在那,清了清嗓子,“怎么会,沙书记同意的事,我怎么会不开心。”


李达康的话语的嘲讽沙瑞金自然是听出来,他呵了一声,“侯亮平不是高育良书记调来的,这你可以放心,我亲自看过,这小伙子还是不错的。”


“有沙书记这话,那我就抱着期待的心情迎接他的到来。”
“行。”


气氛一下子沉了下来,沙瑞金看了身边的李达康一眼,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睫毛倒是挺长,不像他的眼睛那样死气沉沉。


看来昨天没有睡好啊,沙瑞金叫司机把暖气打开,这天还没入夏,这样睡是会感冒的。


平常见到的李达康与现在的李达康不同,面前的这个李达康安安静静的,收起了平时危险的气息,可爱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李达康家就到了,沙瑞金推了推李达康,他睁开了眼,向沙瑞金眨了眨,“刚刚睡着了,真不好意思。”


“昨晚没睡好?”


“有个文件还没看完,就熬夜看掉了。”


“要注意休息啊,政府可不能失去一名大将啊。”


“行。”


李达康与沙瑞金下了车,沙瑞金看着李达康走进楼里,就在他推门要进去的时候,沙瑞金突然叫了一声达康。


李达康推门的手停住了他转过身,“沙书记,还有什么事吗?”


“达康啊,私底下还是叫我瑞金好了。”


“沙…瑞金我走了,明天见。”



杏枝把门打开接过他的包,“快吃好饭,就去休息吧,昨天熬了一晚上呢。”


“嗯。”李达康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等会儿吃好饭,就去休息,谁给我打电话都不要管。”


杏枝应了一声。李达康吃好饭看了一会儿新闻就跑去睡觉了。


他刚躺下没多久,杏枝瞧了瞧他的门,“达康啊,有人找。”


“不是说谁找我都说我休息了吗?”话是怎么说李达康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打开门从杏枝手里接过了电话,“喂,我是李达康。”


“达康啊,我是瑞金啊。”李达康沉默了一会儿,“沙书记这个时间段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他的话里透露出浓烈的脾气,他刚躺下没多久,相信很多人都会有理由发脾气。


“达康啊,说了私底下叫我瑞金就好。”


“瑞金…”


“哈哈,达康啊,刚刚你在我车上把钱包落在了我车里。”李达康摸了摸衣服口袋钱包果然不见了,他捂着脸,“我明天来取…”


“好的你快点休息吧。”李达康挂了电话就瘫倒床上呼呼大睡了。


另一头的沙瑞金看着钱包里的相片笑了笑,上面是年轻时的李达康,没想到命运还能让他们相遇。



第二天一早秘书就把车改了过来,李达康一上车就问,“男的女的?”


“男孩。”秘书的话语中透露出浓浓的喜悦。


“真好,有空给我看看照片啊。”


“好的,我现在送你去?”


“沙瑞金那。”



李达康来到了沙瑞金的办公室,门没关,李达康在门口敲了敲门。


沙瑞金转过头看到是他,扬起微笑向他走来。“你来啦。”


“沙书记,我来取我的钱包。”


“不是说私下叫我瑞金吗,达康。”


“办公区域可不是私下啊,沙书记。”


“算你有理。”沙瑞金把钱包拿了出来递给了他,“要不要数数?”


“不用,如果你还拿我东西,那我们当书记的是不是可以不用活了。”


“你这嘴也真是会说。”


“谢谢夸奖。”


李达康和沙瑞金交谈了一会儿,伸出手臂看了一眼时间,含着笑意,“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行,我送送你?”


“不用麻烦,沙书记我先走了。”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离去的背影,盯着看了一会儿,掏出了手机给刚走不久的李达康打了个电话。


李达康没走出去几步就接到了沙瑞金的电话,他疑惑的接通了电话,“还有什么事吗?沙书记。”


“我听别人说,你的表妹杏枝饭做得不错,我晚上来你家吃饭。”


沙瑞金要去他家吃饭,李达康一秒脑补出很多个理由,沙瑞金这两天不对劲,透露出一股想跟自己做好朋友的信息,可为什么呢,难道自己犯什么错了,要找出理由把他踢出去?
这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李达康找不到理由拒绝,自然也就答应了。



晚上,李达康翻着报纸,神却不在报纸上,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哪里惹到了沙瑞金,也想不通沙瑞金这几天是怎么了,先让他叫他瑞金再到他家吃饭,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过多久,门铃就响了,李达康回过神。这个时候也就沙瑞金会来他家了。


李达康对杏枝挥了挥手叫他去做饭,打开门沙瑞金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外看着他,李达康退后一步让沙瑞金进来。


“莽然来你家真是麻烦了。”


“不麻烦,我叫杏枝也做了平常菜,没把你当大人物。”


李达康的话虽是怎么说,沙瑞金看到桌上的六菜一汤,哪里没把他当大人物。


沙瑞金刚来很多情况不知道,两人边吃边讨论,李达康说的激动的都拍起桌子,沙瑞金看着眼前的李达康,他看中的人果然不会错。



两人吃完饭沙瑞金就拉着李达康出去散步,李达康书记住的地方自然不会太差,小区里有一小院子,花花草草一样不少,沙瑞金和李达康两人走在这条路上,夜幕已经降临了,夜晚的风吹过脸庞舒服极了。


“你肯定在奇怪我这几天为什么老碰见你吧。”李达康不否认也不辩解,他就看着沙瑞金,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


沙瑞金丝毫不受其影响,他向远处看去,“我以前曾经打过一场篮球友谊赛,是两个学校的比赛。我带队去打另一个球队。”


“可就在最后五分钟比分拉平了,我那个时候传球不小心打中了一个围观的少年。”


“被球砸中,他也只是摸着脑子看着我。”
“我当时就奔过去,问他同学要不要紧。”
“你猜他怎么说的,他说无大碍,就是有点疼,你给我看看要不要紧。”
“我当时就看到一个包,立马带着他去医务室了。后来,我就再也没有遇见那个人。”


李达康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脑袋,他当年对篮球有点兴趣,可是他太瘦了,也就没有入选。


那天他就抱着好奇心去看了那场篮球赛,最后五分钟在那个紧张的时刻,篮球向他打来。


他记得那个砸到他的脸,居然现在都当了他的上司,真的是,命运如此巧合。


“命中注定让你再次遇到我,我也只好对当年的事负起责任。”


李达康扑哧一声笑出来,“我只请求沙书记不要给我穿小鞋,我就谢天谢地了。”



——完与不完,也只能看有木有脑洞——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