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凌李】我要ci了你

名字梗 表白我的先生白夜@白夜 与太太米修米修@米修米修 
感谢在我闹脾气陪我说了两个小时天的米修
也感谢宠我的白夜哼唧

校园梗 凌远与李熏然差个几岁 高中老师与高三学生
鬼魂梗 凌远捉鬼师 与 李熏然这个半人半鬼的小可爱


桃建国的神奇目录

———

李熏然是一只半人半鬼的…鬼


他的母亲是人,他的父亲是鬼,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的父亲ci了他的妈妈,就有了他。


按照正常来说鬼18岁以后才能出去捕猎,但李熏然是只半人半鬼啊,17岁的他,就出去捕猎物了。


可那么久了他也没有捕出一只,不是看这个人可怜,就是怂了,终于有一天他看见一个文质彬彬的人,远远看去,李熏然就被他的气质吸引住了…当然,这些都是瞎扯,这个人是他的语文老师啊,他那个刚从大学毕业的语文老师。


他刚想偷偷溜走,就见到他的语文老师突然盯住了他。李熏然的背后开始狂冒汗。


“小小鬼魂,还在这游荡,真不怕死啊。”凌远突然抓住了他的衣服领了起来,李熏然的背后都湿了,现在的状况还不明白他就是白痴了,他的语文老师是捉鬼师,他怎么命那么苦啊。


“李熏然?”凌远看着那熟悉的卷毛就想到了班上那个上课睡觉只露出卷毛的小男生。


“米修米修??”


李熏然明显呆住,他的脑子里只有现在被发现还有活的可能性,被认出来那可能命真的没有的想法,硬生生的憋出来一句谁都不明白的话,包括李熏然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别装了看到这卷毛我就知道是谁了。”


“米修米修?”


凌远和李熏然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让李熏然说出除了米修米修意外的话。无奈之下,只好带他回家,现在也不忘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面前的这个小孩还要上学呢。


凌远没有把李熏然收了,是因为他身上没有血腥味,还是个好的,跟别说还是自己的学生,教育教育就好了。


“李熏然啊,吃好饭就跟我交代清楚。”


“米修米修米米修?”


凌远忍着脾气又说了一遍,李熏然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好好的一顿饭最后被两个人用两句话毁了。


李熏然看着菜被收走,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败在美食与肚子上,“老师你不要这样啊。”


凌远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熏然。李熏然抖了一下,“老师…米修米修?”


“那你就饿着肚子吧。”凌远大步走向厨房,还是鬼魂状态的李熏然急忙飘过去。


“凌老师,我真的饿。”


“嗯,我先给你热一热。”


等吃完饭李熏然打了个饱嗝躺在沙发上摸着肚子。凌远站在他的面前,黑着脸看着他,“实话交代。”


“我的爸爸是鬼,我的妈妈是人,他们简单粗暴的生了我。”


“嗯,我记得你已经17了,怎么还没杀过人。”


“害怕,可怜这些原因都有吧。”


凌远欣慰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也不晚了,该睡觉了。”


语毕,凌远就回了卧室,独留李熏然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等坐了半个小时,李熏然才反应过来,今晚他就要睡着了。


让一个鬼睡在这里,简直太欺负人了。李熏然飘进了凌远的房间,跑到了凌远的怀里,睡去了。


大早上,阳光从床照了进来,李熏然从床上爬起来,凌远已经起床了,他也变回了人,变鬼唯一的好处就是走路不费劲,李熏然揉着眼睛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凌老师,我怎么洗漱啊。”


“洗手间我给你买了新买的牙刷,那个粉色的。”


李熏然看到洗漱台明显的粉色,他闭着的小眼睛一下子睁大,从洗手间冲到厨房,“凌远!我是男的!”


“我知道啊,可是蓝色的跟我撞了。”


理由太明确,反驳不了,李熏然只好用着粉色的牙刷,粉色的杯子,刷着牙。


洗漱完吃好饭,李熏然就坐着凌远的小车车前往学校。


今天是星期四,语文课下午有四节,李熏然有点小绝望,瘫在靠背上,“老师,我们商量一下,语文课上不要点我名好吗?”


“走后门?”


“我语文不差,可…我总觉得你会公报私仇。”


“哪门子仇?”


“米修米修……”


“你这倒是提醒了我。”


李熏然打了一下自己的脸,看来今天语文课肯定是要完了的。


李熏然不知道凌远到底在打算什么,他的确不打算放过李熏然,不过不是在语文课上,是在家,所以今天下午李熏然安然无事的睡了四节语文课他很惊奇。


每个捉鬼师,都知道一个传说,传说一人一鬼生下的孩子,是有人心的,而鬼没有。第一次见面他就很惊奇李熏然身上居然没有血腥味,虽然刚开始捕猎,但放过了那么多人,他敢发誓这个小孩这一世都是人。


可还是要以防万一,就让他待在自己身边,教他一些防身的,不要被别人欺负去了。


回到凌远家,李熏然很迷茫,他为什么不让他回家,虽然家里也没有人,但家里没有粉丝的牙刷。


“白天的云,夜里的星,都在守护着他们守护的。”


“我们捉鬼师就是守护人类。”


“我自所以带你回来,是希望你不要变成令人讨厌的鬼怪,而是变成一个普通人。”


“我不希望你跟我站着对立。”


李熏然沉默了,凌远是第一个跟他说这些的人,说实话他的父亲早已经不管他了,他的母亲早已忘记他了,跟一个鬼生的孩子谁喜欢。


他从小经历了太多不是他那个年龄该接受的。


人家小孩玩着皮球打打闹闹滚泥巴的时候,他就在窗前背着法书,用来对付其他鬼怪。


人鬼合一的孩子比别的鬼强太多了,他的父亲十分宠爱他,拿出了很多不给他其他儿子看的书。


慢慢长大,认识的人也多了,可他们是人,他是鬼,他不能跟他们太过亲近,如果…有一天他们被他杀死,他会自责一辈子的。


如果你把一个逗比惹哭了,你的话语是有多么冲击到了他的内心。


李熏然没哭只是掉了几滴泪,突然有人跟他说这些,让他有一瞬间放下了戒备。


李熏然在凌远家住下了,跟他学了不少本事,遗弃了不少本事。


他的父亲在许久看不到他人,忘记了他这个儿子。而他也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


李熏然给自己做了一碗泡面,凌远今天要去出差回不来,自己又不想做饭吃,只好去买一碗泡面吃,啊真是被凌远养的太好了。


“李熏然。”


李熏然的背后突然传出凌远的声音,看见房间门口拿着蛋糕的凌远。他知道他可能是被凌远耍了。


“你居然……”


“祝你一岁生日快乐。”


“什么一岁啊,我已经18了,马上就要成年了。”


“我说的是你脱变成人类,现在你已经一岁了,接下来的生日,我一个一个陪你度过。”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