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可取关
现漫威粉 沉迷漫威无法自拔
楼诚不定时更新
心情好会来一发
有手感有梗会来一发

可以找我联文
联漫威的还是联楼诚的都可以

不能叫我太太
要叫我小可爱
【我真的担不起太太这个称呼】

这个号私信我老忘记开
┑( ̄Д  ̄)┍想找我联文
就QQ微信找我呀
我会给你我的号的

【凌李】我毕生的愿望就是与你执手归家(又名:我的爱人是丧尸)

*【凌李】六幸 执手归家

*OOC严重

*这次与平常设定不同,不知丧尸是何物的可以选择查百度/看《釜山行》/看《生化危机》

*觉得丧尸恶心!lo主把李熏然写成丧尸的太恶心了请出去好呐!不要给我评论好嘛!认真脸

*没有《釜山行》《生化危机》等各种丧尸的各种梗,只有甜甜甜爆炸甜!

*我只有李熏然变丧尸这一个梗!其他什么我都是一脸懵逼!如有不对的地方!请跟我说!我改

*没有看过各种楼诚/楼诚衍生变丧尸的文!朕发四

*李熏然是一个帅气的丧尸,你们必须承认!!


——

52世纪,地球的某一段发生爆炸,引出了“Y5201314”病毒,几乎所有人类都感染成了吃人的丧尸。

还有少部分才人,被国家保护,研究解决的方法。无才无能的人,因资源缺少,无法供养,被流放在外,与丧尸共存。

 

“凌远先生,你的电话。”女机器人敲了敲他房间的门说。

 

凌远从床上爬了起来,科技发达,虽在这个缺各种物资的时期,但凌远作为“Y5201314病毒”研究室的一把手,国家看他有才有能基本凌远什么都不缺,跟别提一个小小的机器人了。

 

“你好,我是凌远。”

 

“凌远,我是你李伯。我被感染了,马上就要失去意识了。”

 

“你有什么要求。”

 

“我的儿子李熏然你也知道他的吧,他也感染了,现在正昏迷着,我把你给我的药给了他,他现在人在家里。”

 

“你想我去把他带回来?”

 

“嗯,拜托你了…我要走了,如果还能见面,我一定会当面感谢你的。”

 

“李…”

 

电话挂断了,凌远把电话放下,叹了一口气。李伯所说的药,是一颗压抑住病毒袭击大脑的药,吞下感染了病毒,也会有大脑意识,普遍情况下并不会攻击人。

 

只是不能说话,行为举止都是丧尸。

 

他本想给李伯保命用的,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个人很佩服李伯,他为国家效力,也只不过是为了保命,有才有能何必在外闯荡。

 

而李伯不一样,他是为了国家,才去外面冒险,给他们采集丧尸更多的信息,所以他才会把药给他。

 

凌远带了两把枪四盒子弹出门了,既然都这样了也不能辜负李伯的期望,一定要他安全的把李伯的儿子带回来。

 

离开安全区,周围没什么丧尸,几乎没有。凌远开着他的车一路开过去,撞翻了好几个丧尸。

 

丧尸在爬起来凌远已经开远了,幸好车声不大,也没有引来过多的丧尸。

 

开了一会儿凌远拿着枪和两盒子弹下了车,他眼前是一片草丛,可这下面就是李伯的家。

 

他在入口待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危险才下去。

 

里面简简单单的也没有血腥味,看来李伯是出去探查受了伤,在主卧看见了李伯的儿子李熏然,凌远看了几眼就到别的地方去了,确定了周围没有丧尸才小心翼翼的背起了李熏然。

 

人不是很重,也是这个时期,资源缺少,胖子都能瘦个20斤。

 

“叮铃…”凌远警惕的看着周围,过了几秒钟才发现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了。

 

地上只有一个戒指,凌远把戒指捡起来看了看,上面有一行小字,I need you。Yuan

 

这……这不是他的戒指吗?不过他送给了一个小男孩。

 

凌远小时候贪玩,曾被狗追过几条街,最后没看路的跑进一条死胡同。那个时候的他,只有七岁,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以为自己要丧命在此的时候,他看见,走来了一个小男孩,手上拿着扫把。

 

狗被吓跑了,他收到了一些惊讶,但也知道感谢,支支吾吾的吐出了一句谢谢。

 

小男孩请他去他家喝了一杯热水,一看时间还没有问名字只留下一枚戒指就跑回了家。等到他再去找他,小男孩已经搬家了,他再也没有遇见过他。

 

缘分总是那样喜欢整人,他见过李熏然几次,都没有怎么说过话。那一别,居然现在才知道,找了多年的人,自己很早就找到了。

 

他把李熏然带回了自己的研究所,人还没醒,他也不敢睡。不管处于什么,现在他的心情激动又害怕。激动自己找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可害怕,他不能让他变回人类。

 

“嗯……”

 

凌远在旁边整理资料,就听见床上的人叫了一声,他大步走过去。李熏然的确醒了,他看了看周围,却一句话也没有吐出来,他想问这是哪?你是谁?我的父亲呢?可……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几个音节。

 

“你说不了话。”

 

“你应该能从记忆力找出我,我是你父亲的好友,凌远。”

 

“你现在被感染了,你的父亲把唯一可以保证理智的药给了你。”

 

“嗯,他也被感染了,你不用担心他,丧尸是不会互相残杀的。”

 

凌远连着说了几句话,把李熏然所有的问题都解答了。李熏然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凌远说的药,虽然心里难过,但他现在必须坚强,他还有理智,他还有救,也能去救他的父亲。

 

“你现在变成丧尸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进食,省了不少的麻烦。”

 

李熏然想对凌远笑一笑,可他的面部表情僵着,根本动不了。他站起来,把凌远口袋里的手机掏了出来。

 

【谢谢你。】

 

“不用谢。不过你这个方法挺好,以后就这么交流吧,手机给你了。”

 

【好的。】

 

李熏然收下了,现在的情况下,无法交流才是最大的困难,他能打字已经很好了。

 

凌远的研究所是所有研究所里最好的,凌远交代了一句随便逛逛,就去忙了。李熏然也懂事没有去打扰凌远。

 

研究所里有一花室,里面中了各种的花,李熏然跑了进去,闻了闻那个花,又闻了闻这个花。他十分开心,他没有和外面的那些丧尸一样,伤害同族。

 

闻到角落里的花,他整张脸皱在了一起,面前的花,香味说不上来的怪,有点像麝香的味道。

 

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花,就跑了出去,他再也不想闻第二次那个花了。

 

到了晚上,外面的天黑了下来,李熏然看了一会儿外面,凌远就走了进来。

 

“今天怎么样?”

 

李熏然拿出手机,【还好,就是闻了一股很难闻的花,难受。】

 

凌远看完笑道,“那个角落里的花?”

 

【嗯,那是什么花啊?】

 

“石楠花,别人送我的花,一股麝香味对不对?”

 

李熏然现在都要吐了,把手机放在了一边,表达他现在崩溃的心情。

 

“早点睡吧,我也要睡了,明天还有得忙。”

 

李熏然点了点头,躺下。刚闭上眼,就发现凌远睡在了自己旁边,一脸疑惑的看着凌远。

 

“其他床不舒服,这个床是最舒服的。我相信你不建议和我睡这里。”

 

李熏然坐起身来,意思很明显,那我去别的地方。却被凌远拉进了怀里,“别走,陪我睡会儿。”

 

李熏然的脸有点红,凌远笑了,小东西心还是那么软。

 

今天是5.20号,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他和凌远相处的很好。只不过以前自己都在过着单身狗的情人节,现在呢只能看着外面的世界。

 

李熏然有点小难过,一天两天在同一个地方待着,他还能接受。可这都一个月了,并且未来还是无望的。

 

“然然,今天带你出去走走。”

 

李熏然跳了起来,他没听错吧。每天都在跟凌远请求要出去玩,今天他同意了,而且他还没请求呢。

 

“别开心的太早,只不过是从这里去往另外一个研究所,很近,就一点路。”

 

【一点路,那也是路啊。】

 

凌远摸了摸他的头,“跟近了,别丢了。”

 

短短的几个字,却透露出了浓厚的关心。凌远一直不敢带李熏然出去,出现什么意外,都是他不敢想想的。

 

他不能再第二次失去李熏然了。可看小家伙实在是太无聊了,只好选择带他出去。

 

就当让小东西开心开心吧,自己警惕些就好了。

 

李熏然坐在凌远的小车车上,看着凌远帮上一车东西,应该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他一定要看好了。

 

坐在后排的李熏然坚定的想到。凌远把最近的研究资料,和一些自己做的药搬上了车,又拿了一些武器就上了车。

 

开出了安全区,就是最紧张的时刻,李熏然在后排看着一闪而过的风景,感受不到凌远的紧张。

 

“啊!”一只丧尸冲了过来,吓了李熏然一跳,他揉了揉胸口,幸好被撞翻了。

 

那只被撞翻的丧尸不依不饶的八上了车,李熏然急忙转头,想把丧尸赶下去,却发现他抓着了凌远搬上来的东西。

 

李熏然急了,跳下车把丧尸拉了下去。李熏然的本质是丧尸,两丧尸四目相对,气氛有点尴尬,就在这个时候,凌远急刹车,拿起枪把李熏然身边的丧尸一枪爆头。

 

“李熏然。”

 

凌远的声音有点低沉,李熏然咽了口口水,他被凌远吓到了怎么办。

 

“没事吧。”

 

凌远下车大步走了过来把李熏然抱紧了怀里,凌远刚刚发现李熏然跳了下去,真的慌了,幸好李熏然是一个有理智的丧尸,那个丧尸不会伤害李熏然,要是万一那个丧尸伤害了李熏然,他可能要后悔一辈子了。

 

后面就顺利多了,李熏然乖乖的坐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丧尸来烦他们。

 

晚上李熏然躺在床上,凌远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他躺到床上,把李熏然抱进了怀里,“今天这事以后不许发生。”

 

李熏然根本无手打字,只好呆呆的看着凌远。

 

“不过这事都发生了,还是要有点惩罚的,来趴好,不乖的小孩,要打屁屁的。”

 

这把李熏然整懵了,揉了揉脸,不敢相信凌远刚刚的话是真的。

 

“也有不打的可能,你做我的爱人,我就不打你。”

 

今天是520,以前的人们,都在这一天对喜欢人的说爱,他不想做例外,他爱李熏然,他一直知道。

 

李熏然把凌远推开,凌远以为李熏然拒绝他了,就看到李熏然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

 

【突然的表白,打了我一个措不及防。如果……嗯,其实我也蛮喜欢你的。】

 

凌远很开心他把李熏然抱到怀里,吻住了他的额头。

 

“对了,你还记得当年你救的那个小男孩,就是你身上的那个戒指的主人。”

 

李熏然愣愣的看着他,凌远下床到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枚戒指。李熏然惊讶的看着凌远。

 

【你是当年的!哇,你是不是早有预谋,送的是情侣戒指。】

 

“嗯,看来命中注定要与我在一起。”

 

几个月后,凌远接到了个电话,是国家总部打来的,说他的解药实验成功了。

 

国家给他寄了几颗解药,凌远兴致冲冲的跑到李熏然身边,在他一脸傻样的情况下,喂他吃了下去。

 

“凌……啊!我能说话了。”

 

“嗯,我的解药成功了。”

 

5200年年末,世界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凌远和李熏然寻找了很久李熏然的父亲。


终于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小树林找到了他,衣衫不整,浑身是血,李熏然不敢相信那是他的父亲。


李伯看到他们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可却没有攻击他们。凌远拿出药来,直接喂李伯吃下。


“你来啦?”


李熏然眼眶都红了,他的父亲等了他很久,他却现在才找到他。


凌远把李伯扶了起来,“我们来了,走回家吧。”


5201年


现在已经是一年后了,李熏然牵着凌远的手,漫步在大街上。城市恢复了原来的繁华,他们也过得很幸福。

 

“老凌啊,一年了,你有什么愿望。”

 

“嗯……我毕生的愿望,就是与我的爱人执手归家。”

 

“那老凌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那你猜我的是什么?”

 

“什么?”

 

与你,执手归家。”

 

番外·请问你知道你儿子和凌远在一起时的心情。

某父亲:没想到我只是离开了那么一会儿,我的儿子就没了。

——

我下面是 @樊晓墨 小可爱。

©建国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